当前位置:湖南人力国学红楼梦中贾赦想纳鸳鸯为妾是真的喜欢她吗?
红楼梦中贾赦想纳鸳鸯为妾是真的喜欢她吗?
2022-11-05

红楼梦里,贾赦明知不可能,还硬向贾母讨要鸳鸯。以上问题趣历史小编将在下文为大家一一揭晓。

王熙凤生日当天,贾琏偷情鲍二家的。一场大闹的结果,白搭进鲍二家的一条命。最大的输家却是王熙凤。贾母对她捉奸贾琏后的大闹很不满意,借玩笑敲打她:

(第四十五回)“什么要紧的事!小孩子们年轻,馋嘴猫儿似的,哪里保得住不这么着。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。都是我的不是,他多吃了两口酒,又吃起醋来。”

贾母说王熙凤“吃醋”,在当时的家庭伦理中,是非常严重的事。媳妇被婆家长辈说“吃醋”,代表妒忌。

《大戴礼记》中,“妇有七去:不顺父母去,无子去,淫去,妒去,有恶疾去,多言去,窃盗去。”

女人“妒忌”被婆家视为大忌。王熙凤“悍妒”,不许贾琏与女人胡混,不许纳妾生子,甚至连通房丫头平儿都不让碰。

贾家长辈碍于王熙凤年纪不大,还能生养,也不好插手干预。

王熙凤这次明目张胆闹起来,已经到了不能不管的地步。贾母隐晦提醒王熙凤“吃醋”,就是告诫她不要妒忌,要对贾琏放松管控。

而且贾母当时非常抬举平儿,就是暗示王熙凤重视平儿,借以拴住贾琏的心。

可惜王熙凤悍妒之心,绝不接受贾母的“善意”。当时我们就提到贾家长辈对王熙凤悍妒影响了贾琏的子嗣问题,一定会有后续反应。这不很快就应验了。

(第四十六回)且说凤姐儿因见邢夫人叫他,不知何事,忙另穿戴了一番,坐车过来。邢夫人将房内人遣出,悄向凤姐儿道:“叫你来不为别事,有一件为难的事,老爷托我,我不得主意,先和你商议。老爷因看上了老太太的鸳鸯,要他在房里,叫我和老太太讨去。我想这倒平常有的事,只是怕老太太不给,你可有法子?”

贾赦突然要讨贾母的大丫头鸳鸯,派邢夫人去和王熙凤商议。

王熙凤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。鸳鸯作为贾母身边第一得力人,不可能会给贾赦。贾赦与其自讨没趣,不如放弃。

她对邢夫人说:“依我说,竟别碰这个钉子去。老太太离了鸳鸯,饭也吃不下去的,那里就舍得了?况且平日说起闲话来,老太太常说,老爷如今上了年纪,作什么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放在屋里,没的耽误了人家。放着身子不保养,官儿也不好生作去,成日家和小老婆喝酒。太太听这话,很喜欢老爷呢?这会子回避还恐回避不及,倒拿草棍儿戳老虎的鼻子眼儿去了!太太别恼,我是不敢去的。明放着不中用,而且反招出没意思来……”

王熙凤的话说得都对,贾赦确实不着调。五十多岁的人却为老不尊,在家里的口碑也不好。丫头们都觉得她过于好色。

问题是王熙凤能知道鸳鸯是贾母少不了的人,贾赦能不知道?

鸳鸯虽好也不是倾国倾城,贾赦“左一个小老婆,右一个小老婆”的讨,何以突然想要鸳鸯了?还让邢夫人去找王熙凤商量。

再说贾赦之前讨那么多小老婆,哪一个要王熙凤帮忙了?

这么一想,就会发现贾赦的行为疑点重重。

首先,时机很巧合。就在王熙凤生日捉奸贾琏一场大闹后的不两天。两者看似没有关联,实则颇有联系。

其次,邢夫人过于从夫,丈夫说什么是什么。王熙凤与婆婆恰恰相反,将丈夫控制在手中,为所欲为。

从媳妇“三从四德”角度,邢夫人可取,王熙凤不可取。

最后,贾赦太岁头上动土,非要鸳鸯不可,命邢夫人张罗惹怒贾母。看似母子不合,其实要将事情闹大的意图非常明确。

对贾赦来说,结果如何并不重要。他后面没得到鸳鸯也不如何。但因此得罪贾母,闹得尽人皆知也要做这件事,似乎“投入产出比”完全不匹配。

世人做事总有目的,贾赦讨鸳鸯如果只是“好色”,就太小看一个世家大族的嫡长子了。贾赦做得荒唐事不少,不表示他智商有问题。

前面几十年,贾母身边大丫头来来回回那么多,也没见贾赦讨了哪个。如今在儿媳妇生日当天,因捉奸大闹一场后,他派妻子向母亲讨要关键的大丫头,还让儿媳妇帮忙谋划,要说没有所图就不可能!

很多人对贾赦的心理分析是与贾母不和睦,赌气。但古人以“孝悌”为准则。贾赦尽管会借笑话讽刺母亲偏心,却也绝不敢公然对抗贾母。

他讨要鸳鸯,绝不是故意挑战贾母。反而是借鸳鸯,教训儿媳妇王熙凤的意图更多。

贾琏受制王熙凤,年近三十岁无子,不光他自己着急,贾赦也着急。

贾赦就算再不靠谱,他也是那个时代典型的大家长思维。传宗接代是大事,贾琏是嫡长子,没有儿子就注定影响嫡长房爵位继承。

其实不光贾赦着急,贾母委婉提示王熙凤“吃醋”,也是有关注到嫡长孙的子嗣问题。

贾琏无子的问题核心就在王熙凤身上。她生不出儿子,还不给贾琏纳妾,虽有平儿又不让碰,是贾府公然的事实。

贾琏不争气,贾赦骂也没用。他又不好直接插手干预,邢夫人去说也没用……想要帮助贾琏摆脱王熙凤的控制,就要“借力打力”。讨鸳鸯就是贾赦的绝妙计策。

一,鸳鸯的影响够大,足以引起各方面的重视。

二,邢夫人言听计从给贾赦张罗,与王熙凤悍妒形成强烈对比和舆论,让她不得不收敛。

三,贾母睿智,贾赦讨鸳鸯的意图,只要一想就能明白剑指王熙凤,为解贾琏之困。

四,牺牲一个鸳鸯,贾赦根本不在意。

贾赦的想法非常简单,就是想让王熙凤能够学习邢夫人的“宽容”,不阻止贾琏纳妾生子。为了保障事情顺利,他才会借鸳鸯引起贾母注意:

“既然你孙子不能生儿子,那么儿子自己讨丫头生好了。”

言外意义是提醒贾母,你老人家别总享福,这件事你管不管!

可能有人会说贾赦为什么会绕一大圈子搞得这么复杂,直接说不行么?

这件事放在现在,可能就会开个家庭会议讨论了。但在古代不可以。

古代男人纳妾的主体是妻子做主,由妻子张罗。王熙凤不给贾琏纳妾,谁说也没用。

古代律法规定,男人五十岁无子,妻子必须给其纳妾。贾琏的年纪还太远。

王熙凤贤惠,就会像邢夫人、贾敏乃至于贾母那样主动给丈夫纳妾。能不能生子是两码事,妻子的本分是要如此。

王熙凤妒忌,邢夫人说得却不管用,只有贾母用身份说话才有震慑力。

问题是贾母与贾赦夫妇的关系很一般。贾赦始终认为他失去荣国府爵产的继承便宜了弟弟贾政,是父母偏心的结果。如今儿媳妇就在老太太眼皮底下行悍妒之事,贾母却“视而不见”,贾赦当然有气。

既然母亲“放任”不管,那么就干脆闹大了谁也不好过。贾赦为人不着调就在于此。按说他不讨鸳鸯,借去给母亲请安,委婉提示一二,贾母也会心知肚明。

可贾赦对贾母有怨气,就会将对儿媳妇王熙凤的不满,转到母亲身上。闹出“讨鸳鸯”的丑事,固然最终达到了目的,却也是颜面尽失,鸡飞狗跳,更毁了鸳鸯的一生。

贾赦“讨鸳鸯”,在好色的表面下,表现出王熙凤的悍妒,嫡长房的子嗣危机。更折射出荣国府内部的矛盾、危机重重。

如果只认为贾赦“好色”,不联系前因后果,只是看了热闹。若是与后文贾琏偷娶尤二姐后,贾母和贾赦的反应关联起来再看,就豁然开朗,明白贾赦讨鸳鸯的真正意图。